全国就业人员达7.76亿人 老百姓钱袋子越来越鼓

2018-08-22 12:34

  劳动是创造财富的源泉,对百姓来说,“钱袋子”越鼓,生活越有保障。让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是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内在要求,也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的迫切需要。改革开放40年来,就业渠道更加多样,居民可支配收入不断增加,一项项改革的红利正在惠及每一位劳动者。

  劳动最光荣,奋斗最幸福。对于广大劳动者,“劳有所得”4个字在改革开放40年的进程中,含金量越来越高。从更加多样的就业渠道,到更高的可支配收入,一项项改革举措给广大劳动者带来了更多获得感。

  1178万

  2003年以来年均城镇新增就业1178万人左右,就业结构持续优化

  本科毕业,当身边的同学们纷纷奔赴工作岗位,北京大学毕业生黄学斌正埋头忙着自己的项目。“我们几个同学在一起做人工智能领域的创业项目,目前已找到了天使投资,正在为A轮融资做准备。”黄学斌说。

  同黄学斌一样,一毕业就创业成了越来越多毕业生的新选择。改革开放40年来,从“统包统配”到自主就业,再到主动创业,我国的就业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国是世界上人口和劳动力最多的国家,就业任务十分艰巨。经过长期努力,我国基本实现了比较充分的就业。城镇新增就业自2003年建立统计制度以来,年均达到1178万人左右。党的十八大以来,城镇新增就业连续5年保持在1300万人以上。尤其是高校毕业生这一重点人群,虽然高校毕业生人数年均突破750万,但年底总体就业率一直保持在90%以上。

  2017年末全国就业人员达7.76亿人,比1978年增加3.75亿人。不仅仅是数量上的变化,随着我国经济结构的持续优化,就业结构逐步改善,就业的渠道越来越宽了。

  从城乡结构看,城镇就业人员规模不断扩大,由1978年的0.95亿人增至2017年的4.25亿人,占全部就业人员的比重由23.7%上升至54.7%;大量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2017年末全国农民工总量达2.87亿人,成为现代化建设的生力军。城乡就业格局发生历史性转折,2014年城镇就业人数首次超过乡村。

  从三次产业结构看,2011年第三产业就业人员首次超过第一产业,成为吸纳就业的第一主体。1978年,全国就业人员中,第一产业就业人员占70.5%;第二产业就业人员占17.3%;第三产业就业人员占12.2%。而在2017年,这三个数字分别是27%、28.1%、44.9%,第三产业占主导的“倒金字塔”就业结构进一步形成。

  “进入新时代,以‘互联网+’、智能制造为代表的新经济蓬勃发展,掀起了一轮创业创新的热潮,不仅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新动力,而且创造了更多新职业和大量新岗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新闻发言人卢爱红说。根据国家统计局的调查估算,在2016年增加的全部就业中,新经济的贡献率达70%左右。

  11.5%

  2012年—2017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名义增长11.5%,收入水平节节高

  就业好,光数量增加还不够,质量也得提升。

  “我是改革开放初期参加工作的,当时每个月工资只有几十块钱,根本不敢想象自己有一天每月能拿上万元工资。这两年,工资一年上一个台阶,日子越来越好。”湖南长沙某机械企业高级工程师郝立秋说。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总体保持快速增长,就业规模持续扩大。但受多方面因素影响,劳动者的工资性收入增长相对缓慢。党的十八大以来,2012年—2016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从46769元提高到67569元,年均名义增长11.1%。2017年更上一层楼,平均工资达74318元,比上年增加6749元,同比增长10.0%,增速比2016年加快1.1个百分点;扣除物价因素,实际增长8.2%。

  2012年—2017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6510元提高到25974元,年均名义增长11.5%,高于同期GDP年均增速。“我国居民收入增长与经济增长已基本同步甚至高出经济增速,这意味着,我国经济增长的成果正在惠及全体劳动者,就业的质量越来越高。”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说。

  有关专家表示,在国家一系列收入分配政策法规的规范下,收入分配机制逐步完善。

  2014年党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的意见》,全面部署国企特别是央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

  2018年5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对工资总额决定机制、工资总额管理方式、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等事项进行了规定。要求非竞争性国有企业职工工资增长受工资指导线制度指导,进一步促进公平。国有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履职待遇等逐步规范,有利于引导国有企业薪酬公平合理分配。

  此外,法官、检察官工资制度改革,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和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有利于调动多方面群体的积极性;用人单位财务会计制度的健全和审计工作的加强,进一步规范了收入分配秩序。

  “在充分肯定收入分配改革取得重大成就的同时也要看到,目前我国收入分配领域存在的问题仍然比较突出,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地区收入差距、全国行业平均工资差距虽有所下降,但总体看仍然偏大。”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说,我们还需进一步加大收入分配改革力度,加快解决居民收入和财产分布中存在的问题,构建更加公平合理的居民收入分配格局。

  90%

  全国企业劳动合同签订率连续几年保持在90%以上,就业保障网越织越密

  “发工资啦!”在中建公司当上了小队长的赵立业通知工友们领工资。作为“资深”农民工,赵立业也曾有过痛苦的讨薪经历,他说:“如今的日子有保障多了,签上了劳动合同,按月领薪,还有工伤保险。”

  作为现代化建设生力军的农民工群体,工资遭拖欠现象一度让人揪心。2002年1月,追缴行动全面起步,国务院下发通知要求,消除拖欠克扣农民工工资等现象。从对恶意欠薪建筑企业实行“一票否决”,到建立欠薪保障基金,再到公布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各地不断“出实招”,探索解决欠薪的长效机制,农民工欠薪难题正得到逐步解决。

  不仅是农民工,针对低收入劳动者,2004年,我国开始实施《最低工资规定》,有效地保障了低收入劳动者的权益。2004年各地最低工资标准各档次平均值为386元,而到2017年,各地标准中最低的也达到了1000元,最高的上海达到了2300元,涨幅明显。2018年以来,截至6月1日,又有8个地区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平均调整幅度为12.3%。

作者:江北之窗 来源:江北之窗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来源未注明为‘’的作品均由网友自主投稿和网站机器人自动采集,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提供您有效证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