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美国国会作证满一年 Facebook改变了多少?

2019-04-15 18:17

扎克伯格美国国会作证满一年 Facebook改变了多少?

扎克伯格美国国会作证满一年 Facebook改变了多少?

扎克伯格美国国会作证满一年 Facebook改变了多少?

扎克伯格美国国会作证满一年 Facebook改变了多少?

  4月10日消息,据外媒报道,一年前,当美国国会议员们就Facebook处理个人数据失当问题质问其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时,他认为监管是“不可避免的”。当时,扎克伯格称:“我认为,随着互联网在人们生活中变得越来越重要,真正的问题是如何实施正确的监管,而不是是否应该有这样的监管。”

  一年后,在议员们还没来得及抢在他之前发飙时,扎克伯格对这个问题给出了自己的答案。3月30日,扎克伯格发表博文,呼吁政府机构对互联网进行监管,限制有害内容,保护隐私,维护选举的完整性,并确保数据的可移植性。

  自扎克伯格在国会山参加为期两天的作证以来,Facebook对监管机构、国会议员、用户以及广告商的回应不断演变,突显出高管们在对业务保持控制的同时,也一直在努力应对信任危机。《纽约时报》将Facebook最初应对公关危机失利的方式描述为“拖延、否认和转移视线”。现在,Facebook似乎倾向于在有关数据泄露的新闻报道或监管提议出现前,就为自己设定叙事界限。

  总的来说,尽管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海外监管机构可能对Facebook处以巨额罚款,但Facebook已经证明,即使不能完全赢回用户和广告商的信任,它仍有能力将用户和广告商留在自己的平台上。在过去12个月里,Facebook的股价上涨了约11%,投资者在该公司今年1月发布强劲的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后也重拾信心。仅在2019年,该股就已经上涨了约33%。

  财报显示,尽管存在隐私问题,但用户和广告商都在坚持使用该平台。在2018年最后一个季度,Facebook日活跃用户和月活跃用户的增长超过分析师预期,分别达到15.2亿人和23.2亿人。Facebook当季每用户平均收入为7.37美元,高于分析师预估的7.11美元。Facebook没有回应就本文置评的请求。

  在过去的一年里,Facebook向不同利益相关者发送信息的方式发生了许多变化:

  监管机构和国会议员

  当涉及到最能直接迫使Facebook改变其商业模式的人——监管者和立法者时,Facebook已经从不屑一顾转变为积极主动的回应。扎克伯格对监管的直接呼吁是迄今为止这一策略最直接的例证。此前,Facebook曾采取措施表明,它可以在不需要立法者介入的情况下进行自我监管。

  这家公司建立了选举“战情室”帮助打击在各种国际选举中出现的虚假信息,它还聘请了大批内容版主,开发全新工具帮助披露政治广告在其网站上的信息,并表示将建立独立的内容监督委员会以审核平台上的贴文,最终决定是否将其删除。现在,扎克伯格终于要求监管机构进行干预,尽管这依然在他自己制定的框架下。

  Facebook在监管方面更为积极主动的做法,反映出它改变了关于虚假信息和侵犯隐私的沟通方式。扎克伯格曾否认Facebook上的虚假信息可能影响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称这是个“相当疯狂的想法”。他后来为这一言论道歉,并承认自己的网站在传播有害信息方面发挥了作用,并采取了有针对性的措施,以限制有关选举错误信息的传播。Facebook现在定期召开电话会议,通知媒体何时关闭传播错误信息和恐怖主义内容的网页。

  不过,有些国会议员表示,Facebook应该更加透明。来自英国、加拿大和其他几个国家的官员于去年11月份签署了一封公开信,表示他们对扎克伯格拒绝讨论虚假新闻和数据隐私问题感到“失望”,Facebook派了其他高管与9个国家的代表参加了当时举行的听证会。

  虽然美国监管机构行动迟缓,但国外的情况却有所不同。例如,英国本周披露了一项提议,要求Facebook对其网站上的有害内容承担法律责任。澳大利亚上周通过了一项法律,该法律可能会将社交媒体高管投入监狱,因为他们在上月新西兰清真寺屠杀事件后,播放了含有暴力内容的视频。

  用户

  自成立以来,Facebook就是种通过承诺拉近世界的距离来吸引用户。但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前夕,外国特工在该平台上散布虚假信息,故意在Facebook用户之间制造隔阂,这一承诺似乎落空了。随着“删除Facebook”这个标签在其他社交媒体网站上流行,Facebook面临着来自用户的强烈反对,他们威胁要离开这项服务。

  但根据2018年底Facebook用户的增长情况来看,其中许多威胁似乎都是空洞徒劳的。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去年第四季度美国和加拿大的用户增长确实陷入了停滞。在政治研究公司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在未经用户同意的情况下获取了数千万Facebook用户个人数据的新闻曝光后,扎克伯格在他的Facebook页面上发表了道歉声明。

  他写道:“我们有责任保护你们的数据,如果我们做不到这一点,我们就不配为你们提供服务。”但在去年12月的Facebook页面上,扎克伯格把部分责任推到了“滥用用户数据的可疑应用程序”身上。此前,有关该公司几年前决定改变其开发者平台的内部电子邮件曝光。

  在2019年,很明显,Facebook更关注的是建立全新的商业模式,而不是维护现有的商业模式。虽然Facebook此前采用了一种更为开放的方式,通过其新闻流(News Feed)在整个网络上共享信息,但该公司最近开始转向更加私密和短暂的沟通方式。

  Facebook开始为这一转变奠定基础,Instagram推出了“故事”功能,而最初这是由Snapchat推广开来的。该功能允许用户发布照片和视频,它们会在特定时间内从用户的个人资料中消失。在Facebook 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扎克伯格对分析师表示,他理解用户分享情绪的变化趋势。他说:“人们希望以一种不会永久存在的方式分享,我想确保我们完全接受这一点。”

  今年3月,扎克伯格在一份3000字的博文中,阐述了他对互联网未来的愿景,并巩固了Facebook转向关注隐私的战略。扎克伯格写道:“我相信通信的未来将越来越多地转向私人加密服务。在这种服务中,人们可以自信地对彼此说的话保持安全,他们的信息和内容不会永远保存下去。这就是我希望我们能帮助实现的未来。”

  这条信息提供了一个窗口,让人们了解扎克伯格眼中Facebook的未来之路。今年1月,该公司已证实,计划在其三大服务——Messenger、Instagram和WhatsApp上整合这些通讯系统。

  广告商

  尽管在剑桥分析公司丑闻爆发后的几周内,少数广告客户采取了退出Facebook广告的举措,但Facebook不断增长的营收似乎表明,许多广告客户继续保持忠诚。

  这可能是因为Facebook对广告商的吸引力要比它对用户或监管机构的吸引力简单得多。只要它仍然是互联网上吸引目标受众的最佳场所之一,广告商们就愿意继续留在那里。

  Piper Jaffray最近对青少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与其他社交媒体渠道相比,70%的“Z世代”(即在1997年至2012年间出生)受访者更喜欢在Instagram上互动,而不是其他社交媒体渠道。

  随着Facebook宣布计划将更多精力放在隐私、加密和短暂分享上,该公司已向广告商和投资者承诺,它将想出新的方法来将这些产品货币化。

作者:江北之窗 来源:江北之窗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来源未注明为‘’的作品均由网友自主投稿和网站机器人自动采集,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提供您有效证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