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有个“江北第一园”,落地三年成创新高地

2019-10-03 22:29

济南有个“江北第一园”,落地三年成创新高地

济南有个“江北第一园”,落地三年成创新高地

济南有个“江北第一园”,落地三年成创新高地

济南有个“江北第一园”,落地三年成创新高地

济南有个“江北第一园”,落地三年成创新高地

短短3年的时间,原本是“灰头土脸”的旧厂房,如今“蜕变”为充满灵性的空间。9月22日,济南国际创新产业园和注册在其中的200多家企业迎来开园三周年。作为济南市市中区二环南路科技创新产业带的桥头堡,济南国际创新设计产业园经过3年的发展,已建设成为“江北最大、省内最优”的创新设计产业园区。以工业设计为切入点引导着新业态、新模式、新经济等创新产业的发展。

三年的时间,济南工业设计生根发芽

2019年的9月20日,济南国际创新设计产业园中又迎来一批设计专业的学生。他们在参观各项设计作品的同时,也会被告知,这座江北最大的创新设计产业园已经拥有200多家注册企业,将来毕业后,这会是他们理想的工作场所。

3年的时间能改变什么?对于济南国际创新产业园的负责人陈健来说,就是让一个产业在济南这座城市从无到有,再到生根发芽。2014年,在同济南市中区政府协商后,拥有在广东、福建等地运营工业设计园区经验的广东同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决定在济南开设江北第一家工业设计园区。而作为济南项目的负责人,工业设计出身的陈健第一时间来到济南“打前战”。

让陈健感到奇怪的是,一直到2016年,济南这座工业名城却没有一家专业的工业设计公司。“很多企业并不知道工业设计是什么,更不明白设计对于企业意味着什么。”在深圳工作多年的陈健说,在广东已经出现大量的工业设计企业,并对当地制造业产生巨大带动作用的时候,济南在这方面其实已经落后了。

同工艺、材料并称为现代工业的三大支柱,设计不仅可以让工业产品在外观上取得改进,还能通过对结构、功能的优化,让产品更加好用。当时,济南的很多工厂就处于这样一个尴尬的情况,产品已经不好卖了,但是却不知道原因在哪儿,更不会主动去找一家设计公司,对自己进行一次革新。

在这种情况下,济南同天公司成立,并同市中区政府、山东出版集团开始合作运营济南国际创新产业园。产业园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将分散在全国各地的设计公司吸引到济南来。“在北京,有很多山东出去的设计人才,在他们三十多岁的时候,也面临着继续北漂还是回家创业的选择。”陈健介绍,他们首先把目标放在了有回乡打算的山东人身上。2016年9月22日,济南国际创新设计产业园区第一批入驻的15家企业中,就有不少是返乡的山东人。但对于这些满怀理想的设计师来说,在济南迎接他们的是怎样的生活,他们心里都没数。

园区主动出击,培育工业设计市场

让他们感到不安的,其实是当时济南并不乐观的产业环境。“山东的工业设计不仅仅是没有产业聚集的问题,更多的是市场需求的匮乏。”济南瑞观工业设计有限公司负责人吕中凯说,由于济南周边企业以装备制造等生产性资料为主,因此企业对于工业设计的认识有限。

与下游市场匮乏同时存在的,还有供应链条的不足。“在珠三角地区,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那里已经形成非常完善的产业链。人们想要任何一个东西,都能找到生产者。”陈健介绍,工业设计终究是要为量产的产品服务,离不开上游的供应链体系。但在济南周边,很多制造业企业的供应链条相对落后,即使有设计师为其设计出了高质量的产品,但是找不到高质量的供应商,也很难量产。

在济南培育供给侧和需求侧都存在缺陷的工业设计,难。但是如果没有工业设计,济南和山东的制造业转型可能更加困难。这时,作为济南国际创新设计产业园的运营方——同天公司所带有的珠三角基因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同天公司运营的广东工业设计城内,已经有几千名设计师在那里工作,他们背后,是庞大的供应链体系。”陈健介绍,在广东深耕多年的同天公司,已经拥有了丰富的供应链资源。在济南的园区内,如果设计企业及其客户有相关的供应链对接的需求,同天完全可以让深圳的供应商为济南的企业服务。

“苹果公司的总部在美国,但是手机在中国生产。在强大的供应链管理能力之下,太平洋都不是距离,何况是山东和广东。”陈健说。

与此同时,陈健和团队也把大量精力放在了培育济南和山东的市场上。

从济南,再到淄博、泰安、威海,陈健一直在积极主动地向当地政府和企业宣传工业设计的价值。这项工作,其实超出了传统意义上产业运营方的义务范畴。而陈健也说,同天花了这么大力气来到济南,想做的事情,绝不仅仅是和政府一起运营一个园区。“我们吃租金、政府拿税收,这种结果不能体现工业设计这个产业的重要性。我们希望做的,是在山东将工业设计这个产业培育起来,最终为山东的制造业服务。”

产业聚集初步显现,创意产业城将有雏形

2019年9月,园区开园三周年时,注册在园区的企业已经从刚开始的15家发展到200多家。但对于同天公司来说,更让他们高兴的,是看到园区内已经开始出现了产业聚集。

刘美泉和申付涛都是第一批入驻园区的创业者,申付涛从北京回到济南时,主要从事品牌设计的工作,而刘美泉刚开始创业时,则只是一个家装公司。而正是在产业园的相遇,让他们两家企业成为了互相互补的合作伙伴。

“根据园区给我提供的建议,我们开始从品牌设计向空间设计转型,因为在济南,空间设计的市场容量明显更大,而且园区能给我们对接更多的政企资源。”申付涛介绍,目前他的企业——黑与顽石已经承接了很多政企客户的空间设计业务。

而今年刚满30岁的刘美泉,则同申付涛以及另外几名园区内创业者一起成立了一个小型的产业联盟。“在联盟中,申总主要负责上游的设计,而我主要是负责中下游的执行,另外,园区内还有科技企业,能够为整个设计提供支撑。”刘美泉介绍,告别了利润较薄的家装行业,企业的营业额也从百万左右向千万级别发展。“更关键的是,在空间设计产业中,你想找链条中的任何服务,都可以在园区中找到。”刘美泉说,客户来一趟产业园,就能获得一整套服务,不用再费劲到处跑。

“对于设计师来说,他们可能在营销、形象包装方面并不占优势,这就需要专业的人来为他们提供服务。”陈健介绍,目前,园区在主动为设计企业提供培训的同时,也吸引来了一些相关的传媒类企业。而随着未来企业数量的增加,园区计划打造一个开放的线上平台,即使企业不进驻园区,也可以在平台上找到合作伙伴。“就如同淘宝一样,人与人之间一辈子都不会见面,但却是重要的利益共同体。”

“整个园区,是围绕着设计与创意打造的,但是,创意设计周边的企业,也会主动来到这里。”陈建说,今年园区的二期工程即将入住,三期也将在明年建成。这时,已经不需要园区主动去找企业来入住了,因为集聚效益,更多的外地企业、本地人才会主动来到这里,寻找合作机会。陈健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一个创新设计产业城即将雏形初显。

服务山东制造业,产业园期待下一个三年

“工业设计的魅力,就是能让那些创意能够走出图纸,成为现实的产品。”陈健说。

作者:江北之窗 来源:江北之窗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来源未注明为‘’的作品均由网友自主投稿和网站机器人自动采集,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提供您有效证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