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赚20亿很难受:楊闇公:“我的頭可斷,志不可奪”

2018-10-12 04:16

月赚20亿很难受:楊闇公:“我的頭可斷,志不可奪”

月赚20亿很难受:楊闇公:“我的頭可斷,志不可奪”

月赚20亿很难受:楊闇公:“我的頭可斷,志不可奪”

月赚20亿很难受:楊闇公:“我的頭可斷,志不可奪”

(《世紀風採》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發布,請勿轉載)

楊闇公,1898年3月10日出生在四川省潼南縣(今屬重慶市)。1913年進入南京軍官教導團學習,1918年進入日本士官學校學習軍事,開始接觸和閱讀馬克思主義的書刊,1920年秋被迫回國。1925年被選為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重慶地委書記。翌年底當選中共四川省委書記。

迎接大革命風暴的到來

1924年11月19日,日本商船“德陽丸”在重慶私販劣幣,擾亂金融秩序。重慶軍警團督察處派員上船搜查,遭日船人員毆打,其中4名檢查人員被拋入江中淹死。這就是震驚一時的“德陽丸案”。

事件發生后,重慶各階層愛國群眾紛紛向日本帝國主義和反動軍閥提出強烈抗議。在重慶做黨的工作的楊闇公同中國共產黨特派員肖楚女取得了聯系,他們四處奔走,聯絡各團體組織了抗議“德陽丸”暴行的重慶人民外交后援會。楊闇公多次在各團體的集會上慷慨激昂地發表演說,進行宣傳鼓動。12月13日,重慶市各界人民舉行聲討“德陽丸”暴行的群眾集會,會后舉行示威游行並到軍閥政府請願,楊闇公被推舉為請願的總代表。這個運動是國共合作的統一戰線建立后,全國革命群眾運動正在由低潮轉向高潮的重要表現之一。

1924年12月,孫中山接受中國共產黨的建議從廣州北上,呼吁立即召開國民會議,制定憲法,反對軍閥專制,廢除不平等條約。中國共產黨於孫中山北上的同時,在全國發起召開國民會議和廢除不平等條約的群眾運動。楊闇公敏銳地看出了國民會議運動的重要性。他夜以繼日地工作,寫文章、作講演、主持會議、指導基層的活動。

有了楊闇公等人的周密籌劃和幾個月來群眾工作打下的基礎,重慶國民會議促成會於1925年1月18日正式成立。楊闇公被推舉為負責人之一。接著,楊闇公又排除了國民黨右派人物的干擾,促成國民會議順利地選出了去北京參加國民會議的代表。2月27日,重慶國民會議促成會召開群眾大會,工人佔參會人數的一半以上。楊闇公是大會主席,他報告了促成會成立的經過並闡述了開展國民會議運動的重大意義。大會順利地通過了由楊闇公提出的增選兩名女代表的提案。至此,在選舉代表的問題上,中國共產黨和國民黨左派取得了對國民黨右派的完全勝利。會后舉行了游行示威。當隊伍行進到夫子池時,楊闇公向群眾發表了熱情洋溢的演說。這一天,他雖然很疲勞,但卻十分興奮。他說:“天下無難事,隻怕有心人。我們的狠處就隻有一個‘干’字,有團結,有組織而已。”這事實上是對黨領導重慶人民開展國民會議運動的工作進行了總結。

國共合作以來,肖楚女、楊闇公和童庸生等人在黨的領導下,利用統一戰線這個有利條件,廣泛發動群眾,開展了一系列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爭,初步培養了一批革命骨干,發展了共青團的組織,並為籌建黨的四川地方委員會做了大量准備工作,為迎接大革命風暴的到來奠定了基礎。

順瀘起義震驚全川

1926年秋季以后,黨的四川地方委員會一面繼續大力發展工農運動,一面又把主要注意力集中於抓軍事斗爭,以配合北伐的勝利進軍。

10月,吳玉章根據中共中央的意圖,向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和監察委員會聯席會議提議,派劉伯承到四川做軍事工作,建立革命武裝或策動部分軍閥部隊起義。

劉伯承回四川后,向朱德、楊闇公傳達了中國共產黨的指示。隨后,由楊闇公、朱德、劉伯承組成了中共四川地方委員會軍事委員會,楊闇公兼任軍委書記。軍委決定,一方面努力爭取四川所有軍隊都傾向國民革命而反對北洋軍閥,另一方面是利用軍閥內部矛盾,策動部分軍隊起義,建立革命武裝,配合北伐戰爭。

這時,我們黨在四川也已掌握了一部分武裝力量。其一是駐合川的江防第二區司令黃慕顏的部隊。其二是駐順慶的川軍第五師何先烈部秦漢三、杜伯乾兩個旅。其三是駐瀘州的賴心輝部袁品文、陳蘭亭兩個旅。此外,共產黨員李蔚如在涪陵掌握了數千人的團民武裝,鄺繼勛在彭縣、崇寧掌握了部分江防部隊。

1926年秋,由楊闇公主持,在重慶蓮花池國民黨左派省黨部召開了傾向革命的川軍師、旅、團各級12個單位代表參加的軍事會議。楊闇公在會上提出了“響應北伐,會師武漢”的口號。會后,楊闇公將黃慕顏、秦漢三、杜伯乾、袁品文、陳蘭亭和皮光澤(駐瀘州部隊)等6個部隊的代表留下,向他們正式公布了關於舉行順慶、瀘州起義的決定,並宣布成立國民革命軍川軍各路軍總指揮部,由劉伯承任總指揮,黃慕顏任副總指揮。

1926年11月25日至12月4日,中國國民黨四川省第一次代表大會在重慶中山學校舉行。大會代表大都是共產黨員和國民黨左派。楊闇公和劉伯承被選為大會主席團成員。楊闇公代表省黨部作了《政治報告》《工人運動報告》和《農民運動報告》,劉伯承作了《軍事報告》。大會通過了楊闇公參加起草的《中國國民黨四川省第一次代表大會宣言》。楊闇公的報告和大會宣言分析了全國和四川的形勢,揭露了帝國主義和國家主義派破壞統一戰線的卑劣行徑,提出了充分發動群眾,支援北伐戰爭,爭取全國革命成功的任務。

國民黨四川省第一次代表大會正在進行時,袁品文、陳蘭亭於12月1日在瀘州蘭田壩扣押了賴心輝部的師長李章甫,宣告起義。起義部隊在當天晚上擊潰了李章甫3個團的兵力,佔領了瀘州城,接著宣布成立國民革命軍川軍第五路軍(袁品文部)和第四路軍(陳蘭亭部)。12月3日,順慶方面的秦漢三和杜伯乾亦率部起義。這些行動都打破了原定計劃。消息傳來后,楊闇公忙將主持大會的任務交由其他人接替,他與劉伯承等趕赴合川,負責起義的組織領導工作,並決定由劉伯承和黃慕顏率合川江防部隊開往順慶。9日,黃部與秦、杜的部隊在順慶會合。次日,在順慶城內果山公園召開起義軍誓師大會,宣告國民革命軍川軍各路軍總指揮部正式成立,劉伯承就任總指揮之職。順慶方面起義部隊改編為第一、二、三路軍,一路軍司令由副總指揮黃慕顏兼任,秦漢三、杜伯乾分別擔任二、三路軍司令。

這時,楊闇公派人送來一封密信,說中共四川地委已嚴令瀘州起義部隊立即向順慶集中,囑劉伯承、黃慕顏等人率部堅守順慶。另一方面,楊闇公又派人送信給武漢的吳玉章,請求設法對順瀘起義予以支持。

順瀘起義的爆發震驚全川,封建軍閥的反動統治為之動搖,一部分軍閥如鄧錫侯等立即公開出兵鎮壓,另一部分軍閥如劉湘、楊森等暫時採取觀望態度,窺伺時機,再下毒手。四川的形勢頓時緊張起來。鄧錫侯企圖在起義軍立足未穩時,一舉將其扼殺,於是下令“克日戡定,以免蔓延”。他派遣羅澤州部的6個營、李家鈺部的兩個團和陳書農部的兩個團,將順慶城團團圍住。這時,劉伯承提出放棄順慶,乘虛攻入綏定,消滅劉存厚的兵力,待廬州起義軍前來會合。但順慶起義部隊中的團營級軍官眷戀妻子兒女,力主堅守順慶,瀘州起義部隊將領則貪圖地方鹽稅而滯留原地,不按預定計劃行事。這就迫使劉伯承改變作戰方案,決定集中火力攻破敵軍一路。12月6日,劉伯承親自指揮起義軍向李家鈺部猛攻,不料順慶城內起義軍1個連突然倒戈,敵軍乘虛入城,順慶陷落。起義部隊遂被迫轉移至開江。此時,劉湘懾於北伐軍的聲威,尚不敢輕舉妄動,但他已投靠蔣介石,正待機猛扑。楊森由於側擊武漢被北伐軍打得落花流水,正假意表示悔改,做出傾向革命的姿態,以求喘息。

作者:江北之窗 来源:江北之窗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来源未注明为‘’的作品均由网友自主投稿和网站机器人自动采集,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提供您有效证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