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月赚百万不是梦:17种抗癌药腰斩式降价入医保 患者要获益仍需破关

2018-10-12 16:08

让你月赚百万不是梦:17种抗癌药腰斩式降价入医保 患者要获益仍需破关

让你月赚百万不是梦:17种抗癌药腰斩式降价入医保 患者要获益仍需破关

让你月赚百万不是梦:17种抗癌药腰斩式降价入医保 患者要获益仍需破关

让你月赚百万不是梦:17种抗癌药腰斩式降价入医保 患者要获益仍需破关

让你月赚百万不是梦:17种抗癌药腰斩式降价入医保 患者要获益仍需破关

  原标题:17种抗癌药“腰斩”式降价后入医保,患者要获益仍需破关

  澎湃新闻记者 刘楚

  广受关注的第二轮抗癌药医保准入谈判靴子落地,入围的18种抗癌药,除了1个没谈成,其余17个品种谈判后价格平均降幅达56.7%。

  “从6月开始遴选品种到9月完成谈判,相比去年准备时间短,但谈判难度增大,原因是这次18个品种非常新,不少独家品种,仍有较长的专利期。” 10月11日,负责此次谈判的国家医保局医疗组组长熊先军说。

  谈判结果颇为喜人。据央视报道,谈判后的医保方支付价格,不仅取得此前市场零售价“腰斩”式降价力度,甚至相比周边国家或地区的价格,也有平均低36%的优势,部分品种成为全球最低价。

  但谈判成果要惠及患者,还有几道关需越。

  从去年第一轮谈判后落实情况来看,36种进入医保目录的药品,绝大多数省市都直到2018年才陆续落地,耗时漫长;即使地方政策落实了,但医院的“药占比”等指标仍可能阻碍部分药品惠及患者。

  澎湃新闻()获悉,未来医保目录的动态调整机制已在计划中,但具体间隔时间以及操作模式仍无定论。

国家医保局介绍17种抗癌药纳入医保有关情况

国家医保局介绍17种抗癌药纳入医保有关情况

  抗癌药降价的“杀手锏”

  此次纳入医保目录的17个药品涉及非小细胞肺癌、肾癌、结直肠癌、黑色素瘤、淋巴瘤等多个癌种。

  从药企入围品种数量来看,跨国药企诺华和辉瑞分别有4个和3个品种进入目录,国内药企恒瑞制药和正大天晴也分别有一个药品进入,另外阿斯利康、罗氏等参与第一轮谈判的药企也均有品种纳入。

  自去年国家医保谈判开启后,该项工作一直被称为减轻患者药品负担的“杀手锏”,显著特点便是药品大幅降价进入医保,降低患者负担。

  具体对患者来说包含两层减负获益。以服用靶向药泰瑞莎(奥昔替尼)的部分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为例,原先30片包装的一盒泰瑞莎售价高达52800元,此次谈判后同规格每盒价格降为15300元,降幅超过70%。对于享有职工医保的患者而言,如果按70%医保比例报销,患者每盒自付费用将进一步缩减为4590元,减负效果显著。

  现就职于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的黄心宇处长曾参与2017年第一轮国家医保谈判,他说,相比第一轮谈判,此轮谈判时间更为紧张,从6月启动遴选品种到9月主要谈判工作结束,仅用了3个多月时间,其间还要从各地抽调专家组成评审组、遴选组、测算组、谈判组共4个工作组。

  但黄心宇也透露,第二轮谈判的有利之处在于,作为抗癌药专项谈判,仅涉及肿瘤领域,因此在邀请专家审评的工作量上相对减轻;加上不少入围的药企也都参与了第一轮谈判,熟悉情况。

  据了解,正式谈判包括两轮药企报价环节,如果药企两次报价都超过了医保方设立预期价格的115%,则谈判中止,“跟买衣服一样,如果我的心里价位是100块,你的第一次报价是160,那我会提示你这个价格远远超出我的预期,那么如果你第二次报价到114块,便可以进入后续协商流程,如果仍然是120甚至更高,那么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一家参与医保谈判的跨国药企负责人员曾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透露,药企定价会考虑到符合政府对于中国市场与周边国家的价格具备可比性的期望,但医保谈判后的支付价格也不能一味偏低,还需要考虑到研发成本和生产成本等。

  澎湃新闻采访发现,医保局的谈判思路某种程度上也考虑了药企可持续发展的需求。据央视报道,抗癌药国家医保准入谈判第二组谈判组组长王艳君表示,一方面要掌控降价的空间,我们希望最大限度让利于参保人,让利于基金。但是企业的话,也要考虑到它的研发成本,生产成本和上市的成本。“我们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的,谈判都要慎重。”

  在正式谈判之前,医保局也与药企有了充分的沟通。对此,一名参与谈判的药企代表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前期医保局已经介绍了在医保支付标准的各个依据,“这些都帮助我们很好地去定位我们的产品,也能帮助我们很好地和总部做沟通。”

  如何科学地设定支付标准成了医保方的最主要工作,10月11日国家医保局召开的政策吹风会中介绍,国家医保局医疗组负责人熊先军介绍,通过两组平行评估的方式对谈判药品开展评估:一组是基金测算组,在充分利用2017年上一轮药品谈判中调取和收集的医保数据基础上,在很短的时间内又补充了21个统筹地区的最新数据,前后涉及26个省份68个统筹地区,涉及1.7亿条基础数据。此次谈判还引入了国际通行的评估方法,采用成本效用等药物经济学方法测算药品进入国家目录后的预期支付标准,并就销量增加情况作出定量预测。

  在此沟通的基础上,如果仍然谈判失败,黄心宇表示,“那说明双方的心理价位无法达成一致,谈判有成功当然也会有失败,这很正常。”

  此次谈判成功的原因,一是新成立的国家医保局整合了原先分布在不同部门的城乡职工医保统筹和新农合,市场购买力进一步增加;二是去年第一批进入医保目录的谈判药品的市场表现良好,起到了示范作用。

  与此同时,随着国内医药不断深化改革,医保“上游”新药审评审批的加速等因素,让国内外药企的研发和药品上市速度加快,无形间加快了市场更新换代的速度,药企不得不跟上现有的“游戏规则”。

  医保“上下游”影响

  实际上,在今年8月国家医保局公布第二轮国家医保谈判的入围名单后,曾有业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担忧,相比第一轮谈判品种,此次入围的18种药品“很新”,大多数是在2017年和2018年刚刚通过国家药监局批准在国内上市,且不少品种仍享有较长的专利期,也就意味着在未来较长的一段时间内,不会有仿制药上市,不可能引发“专利悬崖”。

  不过,最终的谈判结果相比去年平均降幅毫不逊色。

  一名医药行业投资者何伟(化名)在得知此次谈判结果后,向澎湃新闻直言,“利民的好政策,但对公司而言是利空,净利润下降,但销量一时半会儿上不来。”

作者:江北之窗 来源:江北之窗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来源未注明为‘’的作品均由网友自主投稿和网站机器人自动采集,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提供您有效证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